秋测处罚-獐子岛 2016 年年度报告虚增资产1.31亿元-江西吉安新闻

  • 时间:

罗志祥表白周扬青

2019年4月27日,獐子島發佈一季報,稱一季度虧損4314萬元,這一數字相當於其2018年全年的凈利潤,理由依然是「底播蝦夷扇貝受災」。

對此,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向中新經緯客戶端表示,雖然此次60萬的處罰屬於頂格處罰,但處罰程度依舊太輕,沒起到應有的威懾作用。而「終身市場禁入」的處罰聽起來很嚴厲,但實際效果卻很有限,畢竟借殼投資很容易操作。

針對上述情況,證監會擬決定對獐子島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等;對獐子島集團董事長吳厚剛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梁峻採取 10 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等。

2018年1月,獐子島又稱,由於2017年降水減少導致扇貝的餌料生物數量下降,再加上海水溫度的異常,最後誘發大量扇貝餓死,導致2017年的業績虧損7.23億元。

中新經緯客戶端11日致電致函獐子島方面,截至發稿無人回復。

此外,獐子島《秋測結果公告》披露的船在公司記錄的秋測天數內,被航行軌跡證實執行計劃的點位極少,而秋測抽取但未實際執行的66個點位已佔秋測全部披露點位的55%。秋測內容已經嚴重失實,涉嫌虛假記載。

對此,吳立駿律師告訴中新經緯客戶端,第一次扇貝「跑了」后,獐子島沒有收到任何信息披露違規的行政處罰或者立案調查,顯然獐子島沒有從上一次的重大事件中吸取教訓,此次證監會行政處罰中已經明確《秋測結果公告》嚴重失實,秋測的數據直接影響到投資者的決策和依據,而蝦夷扇貝的秋測數據造假,則直接對投資者造成極大的誤導,損失應當由上市公司承擔。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吳立駿說,在2017年10月25日至2018年1月30日之間買入獐子島股票並且在2018年1月30日仍持有的股民,可參加集體索賠,本案將在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管轄。

  证监会《事先告知书》 来源:公司公告

2014年10月,獐子島稱,2011年與2012年的底播海域蝦夷扇貝,因受冷水團異動導致的自然災害影響近乎絕收,獐子島集團因此巨虧8.12億元。

「扇貝跑路」「扇貝餓死」「扇貝受災」,五年間,扇貝的種種「作妖」使得獐子島累計虧損近16億元。這引起了管理層的高度重視,2019年6月11日,獐子島因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立案調查。

遲來的道歉股民索賠通道開啟如此說來,如果獐子島不造假,公司2014-2017年四年盈利為負,按照「上市公司最近三年連續虧損將被暫停上市」的規定,獐子島或許早已被退市。

據中新經緯客戶端統計,自2014年10月至今,獐子島股價已從最高的22.50元/股跌至3.29元/股,跌幅約85%。

或許吳厚剛的這個道歉遲來了5年,2014年扇貝的第一次「跑路」后,獐子島股價12月復盤后就連續三個跌停,成為當年A股最大的一起「黑天鵝事件」;四年後,歷史重演,這次迎來了獐子島5個一字跌停。

曾因扇貝多次「跑路」而聞名A股的獐子島,終於在7月10晚間為扇貝正了名。

公告指出,經查明,獐子島2016年真實采捕區域較賬面多13.93萬畝,致使賬面虛減營業成本 6002.99 萬元,同時,虛減營業外支出7111.78萬元。受虛減營業成本、虛減營業外支出影響,獐子島 2016 年年度報告虛增資產1.31億元,虛增利潤1.31億元,虛增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58.15%。2017 年年度報告虛減利潤2.79億萬元,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 38.57%,追溯調整后,業績仍為虧損。

事實上,因持續經營能力存疑,獐子島2017年和2018年年報,均被審計機構大華會計師事務所出具了「保留意見審計報告」。

扇貝三次背鍋獐子島涉嫌「三宗罪」

俗話說,「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扇貝到底去哪兒了?這個問題或許只有獐子島最清楚。

根據大華出具的2018年「非標」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底,獐子島累計未分配利潤餘額為-15.41億元,資產負債率達87.58%,流動資產低於流動負債,2019年需要償還的借款額達25.76億元。

7月10日,獐子島公告顯示,中國證監會下發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下稱「《事先告知書》」),點明了獐子島所涉「三宗罪」:涉嫌財務造假,2016年虛增利潤1.31億元、2017年虛減利潤2.79億元;2017年《秋測結果公告》涉嫌虛假記載;涉嫌未及時披露信息。

網友「雅魯藏布江85642」表示:「希望能賠償股民的錢。」也有網友認為:「黑了十幾億,只罰六十萬,處罰太輕。」「有沒有考慮過散戶的感受,是準備埋散戶了嗎?」

但宋清輝認為,獐子島未來不排除有被強制退市的可能,但目前證監會還未就立案調查事項作出相關結論性意見或決定。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的相關規定,如公司因此受到中國證監會的行政處罰,且違法行為屬於《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規定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將被實行退市風險警示。

受此次消息影響,獐子島開盤大跌逾7%,截止7月11日收盤,獐子島股價報收3.29元/股,市值23.4億元。在接受證監會調查的17個月里,獐子島市值蒸發了超過30億元。

上海市東方劍橋律師事務所吳立駿律師在接受中新經緯客戶端採訪時表示,《事先告知書》中認定的事實還未觸及《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違法強制退市實施辦法》第二條、第四條、第五條規定的重大違法強制退市情形,公司不會面臨退市。

據公開資料獲悉,自2014年起至2019年,獐子島曾三次宣布其所養殖深海扇貝 「受災」。

7月10日晚間,獐子島發佈公告稱,由於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涉嫌未及時披露信息等情況,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目前,獐子島集團董事長吳厚剛被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公司處以60萬元罰款。專家表示,獐子島未來不排除有被強制退市的可能。

根據獐子島一季報顯示,截止2019年3月底,獐子島尚有普通股股東4.9萬人。近日,獐子島集團董事長吳厚剛在大連夏季達沃斯會場表示,「賠錢對不起股民,我今天要在這裏向廣大股民檢討,說聲對不起。」

今日关键词:性侵害犯罪信息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