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控制财务-监管机构应当强调公司对内部控制方面的信息披露-新闻晚知道

  • 时间:

赵丽颖产后现身

以獐子島為例,公司股權比較集中,與大股東之間存在較強的關聯關係,而控制權也集於董事長吳厚剛一人,其既擔任公司董事長,又擔任獐子島鎮黨委書記,同時還是集團公司總裁。如此看來,一言堂現象明顯,其濫用職權已具備了有利條件。另外,獐子島內部也沒有獨立的內部控制部門和風險管理部門,公司治理結構混亂。

表面上看來,這些公司的財務造假都與信息披露有關,牽扯到信息披露制度等等,但更深層來看,造成公司財務造假、信息披露質量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公司糟糕的內部控制。

除此之外,公司籌資活動債務佔比較大,外源籌資占絕大多數,並沒有合理利用權益融資和內部融資,融資工具中也以長期借款巨多,債務比重較高。根據該公司2017年年報披露,其資產負債率高達89.78%。而營運資金方面,較高的存貨並沒有引起公司的重視,反倒成為了他們財務造假的保護傘,虛高的利潤背後是資金鏈隨時斷裂的風險。

在內部控制方面,首先,公司內部需要合理安排股權,明細治理結構,設立專門的內部控制部門,制衡公司管理層權利,分離董事會與經理層,而監管機構應當強調公司對內部控制方面的信息披露,維護投資者的知情權;其次,公司應當調整融資結構,合理分攤權益融資與債務融資比例,優化公司債務結構,合理調整存貨規模,加強存貨管理,完善存貨監督制度。從外部環境來看,有關會計審計機構,監管部門也需要基於該行業公司的行業特殊性對存貨等方面進行深度盤查,強化信息披露監管。

像獐子島一樣的水產養殖業公司,一直以來就以高風險著稱。其中在存貨方面,不僅有天氣等客觀因素的存在,市場狀況等諸多不可控的因素也不容忽視,而這類公司的不確定性風險也成倍數增加。

7月9日,由於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和涉嫌虛假記載等情況,獐子島(002069)收到了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公司在次日晚間公布了《事先告知書》的內容:證監會決定,擬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給予警告,並處以60萬元罰款,同時相關涉事人也被處以不同金額的罰款。另外,證監會還擬對公司董事長吳厚剛採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其他涉事者採取不同年限的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獐子島所屬行業的獨有特點讓其背負了較大的不確定風險,但這不應當成為其財務造假、徇私舞弊的理由。竊以為,這類公司應當更加重視內部控制,合理管控風險,提高信息披露質量。

著名的COSO公司內部控制理論框架分析了公司內部控制的四個方面,其目標之一就是為公司的財務報告可控性提供保證。可以說,內部控制是信息披露質量的重要保證。沒有系統而有效的內部控制,公司治理結構將會變得混亂不堪,信息造假行為也會由此衍生。

根據《證券法》及最高法院虛假陳述司法解釋規定,一旦認定上市公司因虛假陳述受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權益受損的投資者可以向有管轄權的法院提起民事賠償訴訟。如果投資者是在2017年3月21日至2018年1月30日期間買入獐子島,並在2018年1月31日後賣出或仍持有並曾產生一定浮虧(無論是否解套)均可發起索賠,現在可以將姓名、聯繫電話與交易記錄(建議為Excel文件)發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郵箱,參与由《證券市場紅周刊(博客,微博)》「民間維權」欄目組織的索賠預徵集活動,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廣大投資者在獲得賠償前無需支付任何律師費用。(作者系知名經濟學者、應用經濟學博士后)

獐子島斷斷續續上演了四五年「扇貝跑了」的鬧劇,終於以被頂格處罰告終,這敲響了該行業上市公司內部控制的警鐘,只有從監管層面和公司自身層面共同努力提升內部控制水平,才能遏制獐子島類似事件的再次出現。

誠然,這些不確定性因素並不利於公司生產經營,但是對於一些居心叵測的人來說,卻成為了他們財務造假的溫床。他們可以在換取足夠收益之後,肆意的以存貨的貶值、「扇貝跑了」等理由甩鍋,撇清與自己的干係。事實上,這些人之所以可以如此進行上述財務操縱行為,是因為內部控制的籠子並沒有起到約束的作用。

近些年來,類似獐子島「扇貝跑了」的鬧劇不止一例,出手毆打證監會稽查人員的深大通(000038),299.44億元莫名其妙消失的康美葯業(600518),以及曾經的萬福生科(300268)、江蘇三友(002044)等。眾多上市公司轉型做「演員」,讓人啼笑皆非。

今日关键词:大s回应欺负阿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