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称-西部信托分别于2019年2月27日、3月4日、3 月 22-旅游新闻网

  • 时间:

军人运动会闭幕式

正因為這樣的「身世」,西部信託的股東陣營較大且極為豪華,股東分佈於電力、能源、房地產、煙草等行業。據天眼查顯示,其第一大股東為陝西省電力建設投資開發公司,實際控制人為陝西省人民政府,國有控股+信託牌照,自帶主角光環。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券業觀察。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西部信託與海發醫藥還簽訂了《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暨債務履行確認書》(簡稱「確認書」)和《差額補足協議》。確認書顯示,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3月1日期間,福建醫科協和醫院已簽收海發醫藥配送的價值4.74億元人民幣藥品。

合同內容約定西部信託以「西部信託·海發醫藥保理1號集合資金信託計劃」(簡稱「保理1號」)所募集的資金受讓于福建醫科大學附屬協和醫院(簡稱「福建醫科協和醫院」)的應收賬款債權。

2017年,西部信託凈利潤為3.45億元,同比下降54.60%,在68家信託公司排名中由32位降至55位,業績下滑幅度之大位居行業第二。

公開資料顯示,海發醫藥的實際控制人為謝文海,謝文海同時還擔任海上絲綢之路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海上絲綢之路控股公司」)的董事,和海上絲綢之路控股公司的實際控制人薛鈺為合作夥伴。而此前「消失」的閩興醫藥實控人夏薛雯也曾任職於該公司,與薛鈺為重要合作夥伴。

7月的諾亞財富(NOAH.NYSE)34億踩雷承興國際控股(2662.HK)事件。諾亞財富旗下公司就承興國際與京東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發行了一系列基金,金額高達34億元。結果承興國際實控人羅靜被捕,諾亞財富為維權,將承興國際和京東一併給告了,京東卻委屈表示,自己和承興國際根本沒有所謂的數十億合同啊,承興涉嫌偽造合同,而諾亞方面風控或存在問題。

據此前簽訂的差額補足協議內容顯示,當信託財產專戶中的可供配資金不足以支付信託費用、信託報酬及受益人信託利益時,海發醫藥鬚根據內容約定和甲方《付款通知書》對信託資金不足部分無條件承擔差額補足義務。

去年11月9日,西部信託1.35%股權和0.18%股權在上海聯合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掛牌底價分別為9473萬元和1280萬元,不過掛牌三個多月遲遲無人問津。不少業內人士對此表示,價格有點高了,而且近來監管政策變化較大,一般人也不會輕易入手。

2西部信託最近好「南」西部信託位於陝西省西安市的陝西信託大廈,距離省政府不遠。2002年掛牌成立,由陝西信託投資有限公司和陝西省西北信託投資有限公司合併重組而成。

隨後,西部信託分別於2017年7月4日、2017年11月16日和2017年12月21日向海發醫藥支付1.5億、1.25億以及1.98億,合計4.74億元。

據天眼查顯示,海發醫藥成立於2002年,是一家從事醫藥高新產業、藥物研發、生產、銷售於一體的醫藥物流集團公司,「背負」28條司法風險,今年以來已經4次被列為被執行人。

  今年8月份,还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被法院强制要求向申请人支付3.78亿元。

  近期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2季度末,信托行业风险项目为1100个,规模达到3474.39亿元。其中,信托资产风险率为1.54%,较2019年1季度上升0.28个百分点。

此前,西部信託由「雙徐」——董事長徐朝暉女士、總經理徐謙先生掌舵。而業內對徐朝暉的評價一致較高,稱其為「巾幗不讓鬚眉」,還有員工向《中國經營報(博客,微博)》表示,「徐總專業能力很強,思路清晰,不僅有金融、證券一線管理經歷,(2012年以來)在西部信託擔任了多年的掌舵人,熟悉銀、證、信領域。其領導作風嚴謹幹練。她(負責過)的項目幾乎是零瑕疵。」

這樣的情況不止一次上演。2012年11月,上海天迪科技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在產權交易所掛牌轉讓其持有的西部信託3.07%股權。

事情追溯到2017年6月29日,西部信託與福建海發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海發醫藥」)簽訂了《應收賬款債權轉讓暨回購合同》。

但海發醫藥及其擔保人謝文海、薛鈺仍未履行付款義務,構成實質逾期違約。

同月,還被媒體曝出中原證券踩雷閩興醫藥。

除了業績下滑,西部信託的「身價」也是一降再降。

  另外,小券还发现,海发医药或许与此前暴雷的闽兴医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受資管新規和大環境的影響,信託公司近來的發展並不像早些年那樣如魚得水,西部信託作為中小信託,競爭力更是大減,這首先表現在了業績上。

不過含着金湯勺出生的西部信託近來有點「南」。

不過要錢可是個技術活,西部信託能挽回這筆錢嗎?

(前段時間暴雷的證大系公司為該公司股東之一)

機構踩雷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你認為是機構風控能力太弱還是部分企業為了「圈錢」手段太高明?評論區見。

同時,海發醫藥對信託計劃的應收賬款債權承擔回購義務。

2019年4月18日,西部信託將海發醫藥、協和醫院及擔保人上告法院。西部信託要求海發醫藥支付回購款4.74億元及溢價款和違約金;要求協和醫院在應付賬款範圍內承擔連帶保證責任,要求謝文海、薛鈺承擔連帶保證責任。

2011—2018年西部信託的凈利潤分別為6109.59萬元、1.79億元、1.90億元、1.87億元、7.30億元、7.60億元、3.45億元、3.28億元。在經過幾年的快速發展后,業績放緩甚至斷崖式下跌。

14.74億元應收賬款逾期違約

日三次向海發醫藥發出催款函,要求海發醫藥支付全部回購金額和至付清之日的溢價款等。

2018年,西部信託實現凈利潤3.28億元,同比下降4.7%。

有了承興國際和閩興醫藥的前車之鑒,再加上海發醫藥和閩興醫藥的「蜜汁緣分」,此次西部信託踩雷的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項目標的的真實性或還有待進一步考證。

按照合同內容約定,西部信託分別於2019年2月27日、3月4日、3 月 22

幾個月前,執掌西部信託7年的徐朝暉去任董事長一職,由原總經理徐謙接任,原副總經理賈旭升任總經理,「雙徐」只剩一個。沒想到,人事變動之後短短几個月,西部信託就因為「踩雷」上了頭條。不過,徐謙面臨的壓力不止如此。

西部信託的「要債」之路怕是有點難度。

然而掛牌價從8326萬下調至7376萬元,歷經半年多遲遲沒人願意接手。

「討要」應收賬款之路,就這樣開始了。

3供應鏈融資頻頻戳痛金融機構今年以來,已經發生3起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暴雷事件。

中原證券針對閩興醫藥對福大協和的應收賬款供應鏈融資設立了兩隻資管計劃,共募集資金2.41億元。到期前,中原證券和閩興醫藥對接項目收尾工作時,發現閩興醫藥可能無法如期兌付,再一查發現閩興醫藥居然提供虛假文件,而其實控人兼擔保人夏薛雯卻聯繫不上了……

隨着金融行業監管力度加大,平台公司借債業務受限,企業現金流相對緊張。部分信託公司業務發展較為激進,信用下沉,導致逾期甚至違約事件增多。近日陝西投資集團發佈了一則公告,公告顯示其子公司西部信託踩了個4.74億的「雷」。

今日关键词:李宇春戳爷同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