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利用户-方言表情包:网络青年的“土味”表达-泾阳新闻

                                    • 时间:

                                    江西托管所凶案

                                    而在肖飛推出的「正定方言」系列中, 80后、90后也是用戶的絕對主力。2000年就來到北京的肖飛,如今已買房定居。肖飛發現,不管定居北上廣,還是留守家鄉小鎮,他們這些奔四的80后都在默默地咬緊牙關承受各自的壓力。提起製作「正定方言」表情包的初衷,他直言:就是為讓自己和在正定的同學朋友們開心、給大家減壓。

                                    在認真研究使用「邯鄲方言」頻率較高的用戶后,張利明得出結論:男性用戶佔到60%。他對記者強調:「都是我這樣不上不下的年紀。」

                                    「這是如今很多邯鄲人在生活中使用方言的真實狀態。」在這個暫居北京的年輕人看來,各地幾乎都有類似融入方言特色的普通話存在,雖然不夠純正,但頗有地域辨識度。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樊江濤 實習生 杜子明 智若瑤 來源:中國青年報

                                    從方言中挑選哪些詞語製成表情包?肖飛求助於他最擅長的工具——互聯網。雖然製作方言表情包的初衷是為了「好玩」,但肖飛做起功課來卻絲毫不馬虎,查詢了半個多月。

                                    相對於方言詞語的篩選,表情包的製作並不複雜。針對互聯網傳播小成本試錯、快速迭代的特點,肖飛利用字庫手寫體快速製作了兩個版本的正定方言表情包,在微信表情商店先後推出。曾在時尚雜誌從事平面設計的妻子又從48個方言詞語中精選出16個,親自為其配上卡通配圖。今年3月,「正定方言3」正式推出。

                                    與肖飛不同,張利明在「邯鄲方言」表情包中選用的不是方言詞語,而是日常對話中嵌入方言詞語的短語,張利明稱之為「邯普」——邯鄲普通話。

                                    「邯鄲方言」表情包中所配的每個動圖都出自張利明之手,表現的情景也幾乎都是他的日常:曾經在邯鄲火車站一出站,看到將 「武安」「魏縣」「大名」的牌子舉過頭頂攬客的長途汽車司機;向媳婦告饒時,嘴裏喊着「秀的(音同方言「媳婦」——記者注),俺錯了」的「嬉皮笑臉」;甚至卡通形象的光頭造型,也和他「掉的頭髮越來越多」的困擾不無關係……

                                    最近,一頭講滄州方言的小獅子開始不斷地出現在「獅城」河北滄州市民的微信聊天中,它一會兒秀雜技、一會兒吃特產。這款「獅城獅子民俗篇」表情包,由滄州市網信辦特別設計推出。它被賦予了「增加文化認同、體現滄州特色,推動滄州文化走出去」的重任。

                                    是個體娛樂,更是群體表達製作相對小眾的方言表情包,在互聯網上的商業價值實在有限。熟悉互聯網的張利明、肖飛對此可謂心知肚明,但兩位80后對此似乎並不在意。

                                    肖飛告訴記者,「正定方言1」中的24個表情,有一個其實跟方言無關——「多大點事兒」。在與壓力不期而遇時,這是他經常和自己說的話,也是他最想和好友們分享的。

                                    方言表情包:網絡青年的「土味」表達

                                    曾經伴隨網絡直播視頻流行起來的網絡「土味文化」,因一些表現形式被認為趣味低下、搞怪獵奇、內容膚淺,而飽受爭議。但時下方言表情包等互聯網產品,已與過往的「土味文化」有着巨大區別。「這些年輕創作者更『接地氣』,更擅長用優質的創作表達真實的生活,這也代表着『土味文化』開始走向成熟。」趙明昊說。

                                    在趙明昊看來,如今在微信聊天界大行其道的方言表情,正是時下網絡上重要的文化風潮——「土味文化」的升級代表作。

                                    「近年來,『土味文化』異軍突起。這些具有濃厚鄉土味道和典型鄉土元素的文化產品,實現了成功的跨圈層文化傳播。」趙明昊認為,「土味文化」的生產者實現了個體的自我表達和群體的身份認同,而都市受眾則通過這種對「他者文化」的追捧滿足了娛樂目的和獵奇心理,兩者在交流中實現了精神上的「握手言和」。

                                    而家鄉的好友更不時地反饋,這組推出已經整一年的微信表情,還會不時地出現在當地中學、醫院和一些政府部門的工作群中。

                                    對於製作方言表情包,肖飛的自我要求是,一定要用得上、有意思。但他很快發現,他搜集的大量方言中的名詞在日常微信聊天中根本用不上。經過一番精挑細選,最終他挑選了48個口語化、場景化的正定方言詞語。

                                    談起時下在互聯網上受到追捧的方言表情包,河北師範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位迎蘇表示,相較於之前將喜怒哀樂都「寫」在臉上的「大黃臉」,更加直觀並且場景化的「動圖」方言,可謂是「表情包界」的一次演進迭代。這類表情包在隔空對話狀態中,會將雙方潛意識中共同的地方文化記憶瞬間激活,讓雙方能捕捉到地方文化中只可意會的「梗」,雙方距離感也會瞬間拉近。

                                    離開家鄉19年後,80后創業者肖飛(化名)在老家河北省正定縣狠狠地刷了一把存在感——將「土得掉渣」的方言製作成「正定方言」表情包,瞬間「霸屏」正定人手機。

                                    生活在北京的80后張利明,是河北省磁縣人。去年他製作推出了3款表情包。第一款只有一人下載,就是他本人。但「邯鄲方言」卻好得出奇,累計下載總量已超45萬次。

                                    有學者進一步指出,在「土味文化」流行的時下,方言表情包既是網絡青年個體的娛樂,更是群體的表達。

                                    「土味文化」升級代表作如今,因「正定方言」,肖飛在微信表情商店獲得讚賞的總收益是292元。「通常用戶打賞的額度也就一兩元。」肖飛通過讚賞用戶的微信名得知,這200多人跨越了很多圈層:其中有銷售電器禮品的,有房地產中介,也有搞民風樂團的……

                                    未來,他和妻子計劃帶着兩個孩子回到邯鄲定居。「在我們租房的那個小區,有鄰居賣了家鄉所有的房子才在北京交了買房的首付款。」北京的房價讓一直租房的他覺得高不可攀。

                                    想起讀大學時,在宿舍接到父母電話的情景,肖飛還是會啞然失笑。當時抓起電話他就和父母講方言,放下電話立刻用普通話和同學交流。兩種模式的切換幾乎是不經大腦的「本能」。

                                    方言表情包:網絡青年「土味」表達 讓方言來「互聯網+」

                                    在微信表情商店,輸入關鍵字「方言」,搜索出的表情包難以計數:河南、安徽、武漢、陝西、潮汕……相對小眾的邯鄲方言,表情包也有3款。

                                    在微信表情包商店,張利明主頁的自我推介只有一句話:努力成為合格的插畫師。這也正是「北漂」張利明的夢想。

                                    每天加班后回到家中,協助妻子和母親照顧出生不久的「二寶」,往往已是深夜。張利明還是會拿出手繪板接通電腦,開始插畫練習,直到畫得手發酸。雖然辛苦,但他卻視其為一天中自己難得的奢侈與享受。

                                    「方言和普通話的融合,從一個層面顯示出以方言為載體的地方文化的生命力。」位迎蘇認為,時下大量方言表情包的製作推出,是青年自發對方言進行的一次「互聯網+」,而這也同樣體現出方言乃至地方文化在互聯網時代的生命力。

                                    他幾乎翻遍了互聯網上所有關於正定方言的帖子,甚至認真研究了正定一位中學老師自創的方言相聲視頻。定居正定的同學還為他推薦了一本關於當地方言的專著。由於年代久遠,書在網上已買不到。於是這位好友用相機把書一頁頁拍下來,通過手機發給他。

                                    給方言來次「互聯網+」說起家鄉正定的方言,肖飛笑稱,自己大腦中似乎早已被植入了一個自動開關:一進入熟悉的語言環境,方言模式瞬間開啟。但對於他在北京出生和長大的兩個孩子,這項「技能」顯然已經失傳。

                                    《光明日報》評論員、80后媒體人趙明昊也是方言表情包的擁躉。出生在東北、到海外留過學、如今定居北京的趙明昊,使用過的表情包還包括東北方言、四川方言和廣東方言。

                                    2011年大學畢業后,學習裝潢設計專業的張利明便來到北京。如今他帶着十幾個人的團隊,負責所在公司網店的網頁設計。

                                    兩年前,張利明曾給自己制訂了一個年計劃——5年內成為一名插畫師。「時間已經過去快一半了!」他自嘲,「不過我高調宣布『五年計劃』的當天,就把微信朋友圈設置成僅3天可見。」

                                    直到準備製作方言表情包時,肖飛和張利明生平才第一次鄭重地審視自己講了多年的家鄉方言。

                                    今日关键词:何超莲探班窦骁